古風微小說

【一】

昔日,他為她種了滿園牡丹。如今,他將她打入冷宮,只因她是罪臣之女。離去時,她一身紫色霓裳,踮腳舞了最后一次霓裳羽衣曲。一曲終完,她倒地不起,他冷眼離去,眼角卻帶著一滴淚。

[自古忠義兩難全,愛情最后必定犧牲]

【二】

第一年,他跪于她父親面前,請求將她嫁于他,父親拒絕原因是貧困。第二年,他又來請求,結果亦如此。第三年,她求父親同意,不惜被雨淋的高燒不退。可等來的卻是他把嫁衣披給另一個女子

[愛情抵不過的是日子像細水長流]

【三】

他是帝王,她母儀天下。他不曾對她流露出過多的寵愛,可從未動搖她的后位半分。兩人的距離,隔著威儀。這是更殘忍的疏遠。當她的青絲有了白發,她便無法像從前一樣自持,她喜歡上躲藏,讓他領著宮人焦急的尋找,只有那時她才會感到他是在乎她的。她站在高臺上,聽到他說“乖乖的,別動,我馬上接你下來!”她多想看他對她的在乎,于是她又往后退幾步,見他越來越緊張,而在他的一聲呼喊中,她從高臺上落下。她沒發現,他對她的自稱一直是“我”而非“朕”!就這樣蹉跎了錦繡年華。而他,從此在未央宮中日夜笙歌

[當愛情敗給距離]

【四】

她站在眾人面前,嫣然一笑,讓所有人失神,她伸出纖纖素手拔下頭上的金簪、“嘶......”哪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在所有人面前化作云煙,那些拿著聘禮的人都在那一刻愣了,卻腳步在后退。她大聲的問“現在你們誰愿娶我?”她的唇角一抹艷麗的笑,那樣妖嬈。“我愿意。”他從眾人身后擠到她面前,單膝跪地,他對她說,他愿意,愿意娶這樣的她,捧著鳳冠霞披,她輕點頭晗,她多愛這個白衣的男子。可是她嫁于他一年,他給她一封休書,終以不顧,跟著一個與一年前的她一樣美麗的女子,離去。原來七年之癢,沒了容貌的支撐,什么都不算。

[愛情沒了容貌照樣不會有什么天荒地老]

【五】

第一次,她上山采藥,摔落懸崖,他一身黑衣錦袍摟上她的腰救了她。
第二次,她在河里采荷,落入水里,他依舊一身黑衣攔腰將她抱起。
第三次,她是秀女,他是護送秀女進宮之人,這次她哭著讓他救她卻只是冷眼相看。
三次的見面,難道只是無意么,終究敗給了禮儀。
后來的她一身霓裳,他單膝跪地,曾經的愛人成了俯首稱臣。

[愛情敗給了拘于一格的禮儀]

【六】

她一襲紅衣,像初嫁的新娘,看著一把劍刺入心口,確是滿眼悲愴。“你最終還是負我,為江山如畫!”他是睥睨天下的帝王,容不下她這叛臣之女,她明了。終是絕望的倒下,而他騎馬而去,身后是千百騎兵。多年后她歸來,一襲紅衣,以領國太子妃的身份,身旁的男人與她相配極了。而金攆上的男人,應正是意氣風發,卻手按心口,喃喃道“當年如若不是這般傷你,怎能護你周全?”刺她一劍,他不假他人之手。留她一命,讓他在噩夢驚醒之時有個念想。看到她對身旁的男子莞爾一笑,他終是悲哀的發現她比江山錦繡。

[原來江山如畫也比不上你]

分頁閱讀:1 2 3 4 5 下一頁
本頁手機地址:http://m.siandian.com/weixiaoshuo/5403.html